说起杂志,老毕清晰的在监视器里看见,车上几个单间里的囚徒虽然也从看守那里要到了一些特殊待遇,却依旧更习惯用杂志来遮掩对这个意外人物的窥伺。不过现在杂志的材质不再是一页一页纸了,都是一页一页漂浮在空中的虚拟投影。这看起来反而让重见天日的自拍侠显得有点错愕和担心。老毕看着赌球网首次出现又旋即平复的错愕,难得松了口气,不知道这位自拍侠是担心自己还是女儿的杂志社多一点。在成为超级英雄以前,这位自拍侠不过也是一个小小的杂志主编,但是那份对于墨香的痴迷却不会因为网上赌球戴上面具而有丝毫减少,反而听他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觉得戴上面具会让自己在喧嚣的世界里获得一份宁静,让人们更客观的评价自己。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具成为了新的符号,当杂志的封面出现的只剩下他的面具那一刻,他开始被仰望、膜拜,那种镁光灯下的侠义让人感觉说不上是敬还是怕。关于自拍侠的负面新闻,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作怪的人,现在就在这辆车上,坐在自拍侠的对面,和他一起奔赴刑场。老毕不知道自拍侠有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是天意弄人,都是风光过的家伙,也应该见惯不怪。比如其中有个被称作“广播侠”的家伙,曾利用自己超强的监听能力,大肆收集了自拍侠的各种私人电话,愣是拿来拼拼接接出来自拍侠所谓架空市长,控制议会的“证据”。这份证据又到了能入侵全国信号的“电视侠”手中,自然是要直播出来大白天下。还好自拍侠利用自拍能力急速赶到了直播地点,三拳两脚制服两个蠢货,又给他们随便安上些罪名打入大牢,这才阻止了一场危机的发生。至于后来自拍侠炒股时候遇见的黑幕侠,投资时候遇见的赌球网之类的小脚色,都三两下被自拍侠丢进大牢。这些小事当然不能和自拍侠那些拯救世界的风光相比,但你瞧连法律都已经拦不住他了,又何况是这几根铁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