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两人都没说名字,但是心照不宣的知道她是谁,他又是谁。只是苦了一旁听得一头雾水的羽戈,瞪着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二人。不过唯绿听到沈浅玉的那句话也是惊讶呢差点嘴巴掉到地上,她没有听错,还不赖?眼前的冰块脸是在夸人?

      “阿玉,你在说谁不赖?”听到尾音的赌球网一脸八卦的走到了沈浅玉的一边。

      “人……”

      夏夕颜停住了脚步,脸上看不出表情。面对沈浅玉剪短的回答,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夕颜,其实阿玉能回答你已经很不错了,不要要求太高。”醉茶拍了拍夏夕颜的肩。

      夏夕颜再次停住脚步,思索醉茶的话。这算是什么?安慰?她不想要这样的安慰。把目光投向前面的沈浅玉,她实在是很想知道阿玉夸的那个人是谁啊!不过阿玉肯定不会说的,小小的失望。瞥了一眼绿色的背影,瞬间又充满了希望。没听错的话,阿玉刚刚在和唯绿说话,那么唯绿一定是知道的。想到这里,快步追上了前面的几人,准备找准时机去问问。

      她们几人刚入座,准备好的歌舞就开始了。都是网上赌球,对这些自然是提不起兴趣的。当然除了一个人之外,这个人就是苏璃安,就差没流口水了。对面的唯绿看见这一幕,鄙夷的眼神送给他。

      夏清浅倒也算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只是不知道是真的有兴趣,还是只是做做样子了。沈浅玉嘛,坐下后除了看一眼首位的那个红衣男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醉茶看着面前的点心,笑得心满意足。羽戈拉着陌雪舞在一旁说着话,时不时露出微笑。夏夕颜和唯绿倒是警惕的扫视四周,发现没有问题,才真的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