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不敢置信的看着对面,刚刚他根本没看清是谁出的手。

“不好意思,伤了你的朋友。”夏清浅看着秋扇那张阴晴不定的脸,开口。

“我想知道为何?他得罪你了?”似乎是不生气,说这个话题就像是在讨论:今天天气怎么样一样。

“似乎,没有得罪我,又似乎得罪赌球网了。”夏清浅仔细思索。笑得那叫一脸无害:“出言不逊算不算?”

“你说算,自然是算得。”秋扇没有再问“雨籽,带他回去休息,记住请个大夫。”

“是,城主。”

“城主……”航仔似乎还想说什么,最终只剩下一句微不可闻的一句:“小心!”

沈浅玉自然是满脸不削,夏清浅则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其他人,只是怔怔的看着秋扇,似乎只有他有不好的举动,大家就会出手。

“不知今天这宴会还有没有可能继续?”

“自然是有的。各位辛苦了,请随我来。”

夏清浅第一个下马,朝着秋扇点点头,不客气的走进去,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城主府的那些下人,看见城主大人亲自迎接,加上之前的那一幕,自然是不敢怠慢。牵着马离开了大门口。

“她口中的妖孽就是他?”沈浅玉不知不觉走到唯绿身旁,轻生问道。

“恩。可能是因为和她一般,同时喜爱在平时穿着网上赌球的关系,第一次见面,她对他的兴趣就极大。”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男子除了新婚外喜欢穿着红衣。不知是预谋已久还是……”

“不会,应该是偶然。那天我们上街,他和雪舞……偶然遇见!”

“这么看着,还不错。虽然没到她说的妖孽的程度,还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