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一举一动自然是落在秋扇眼里。不禁在心里感慨:这一群人看着和善,恐怕都不是好惹的主。警惕性那么高,应该受过训练。而且武功最弱的怕是也可以和航仔打个平手,更何况是其他人……若是收为己用。想到这里,秋扇再次看了看几人,最终把目光落在红衣女子夏清浅的身上。在心里叹息:怕是没可能了……

      “秋城主,这歌舞可是不喜欢?”夏清浅微笑着看心不在焉的赌球网,反倒是反客为主的问了起来。

      “自然是好的……”

      “那不知,秋城主在看什么?”沈浅玉把话接了过去。那打量的眼神她自然是早就知道。只不过她不说,她也不好开口。

      “没什么。只是看各位不凡,想着能不能收为己用。”

      “哦?秋城主倒是诚实。只不过秋城主想好没有?”夏清浅轻轻晃动手中的酒杯,闻着淡淡的香味,久违的桃花香,沁人心脾。

      “我也只是想想。是我这庙小,放不下几位。”秋扇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实话,反倒是会引起她们的猜疑反感。倒不如现在这般,显的坦坦荡荡。

      “恩,我也这么认为的。”夏清浅似是闻够了酒香,一饮而尽。“好酒。这酒还是和从前一般……”

      “夏姑娘喝过桃花酿?”秋扇挑眉。

      “不光是我,在座的每一个人都饮过此酒。”只是后来为什么再也不碰?是少了一起饮酒的网上赌球还是什么?夏清浅不记得了。前尘往事,皆是不曾忘记,亦是不曾记起。

      那天夏清浅一杯接一杯的饮着桃花酿,眉眼间都充满了微笑。沈浅玉在一旁淡淡的望着,这个人有多久没这般任性肆意妄为了?连她也不记得了。如今这般,也许才是最真的她。其他人明知道夏清浅这般失态,可都被她眉眼间的微笑感染了,没有人出声提醒。任她一杯一杯的喝着,喝的脸颊微红,喝的痴痴傻笑……